【电影冷知识】《杀了堂吉诃德的男人》:影史上运气最差的灾难剧

这是电影史上运气最背的剧组:导演泰瑞吉兰(Terry Gilliam)在过去近20年间,试了不下十次想要拍一部《堂吉诃德》(Don Quixote)电影,没有任何一次顺利抵达终点。最惨烈也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剧组在开拍六天内经历主角受伤送医、洪水淹没布景、战斗机干扰拍摄以及强尼戴普(Johhny Depp)档期问题,最后被迫停拍。

面对这种「埃及十灾」等级的离奇灾祸,75岁的泰瑞吉兰认输了吗?没有。2016年他再度启动他的堂吉诃德远征军!

「我要让这部电影从我生命中毕业!」他在今年坎城影展上宣布。

从募资阶段就吃尽苦头

这个广为流传的受诅咒剧组传奇,最吸引人的部分不是灾难,而是导演泰瑞吉兰奇妙而迷人的性格。

泰瑞吉兰说堂吉诃德的「憨直」是这个故事最让他着迷的元素。「他会错误解读『现实』,并且把『现实』看成更伟大、更辉煌、更美好的版本,一直到他被真相打醒,接下来他又会再重複一次这个循环。我最感兴趣的就是他的不屈不挠、永远不会被打败的的性格。」他说。

这时候他肯定还没发现这个故事大纲完全是他自己的自证预言。

泰瑞吉兰有个令投资人头痛的纪录,他不太容易跟出钱的片厂老闆妥协。他曾为了《巴西》(Brazil)的最后剪辑版本在报纸登广告和出资的环球影业(Universal Studios)宣战,为了《终极天将》(The Adventures of Baron Munchausen)和环球影业争执不休,为了《神鬼剋星》(The Brothers Grimm)跟温斯坦影业(The Weinstein Company)闹翻。

所以对于他梦想中的终极计画《杀了堂吉诃德的男人》(The Man Who Killed Don Quixote),他从一开始就另有打算。他决定整部电影跟好莱坞片厂划清界线,完全用欧洲资金,并全程在欧洲拍摄。

募资阶段就让他吃尽苦头。比方说法国投资人就完全不能接受在好莱坞很常见的保证酬劳条款(就算电影最后没拍成也能拿到的费用),以至于强尼戴普的合约谈判变得异常棘手。

最后,泰瑞吉兰不得不把自己的酬劳降到平常水準的四分之一,以便说服强尼戴普用平常的半价接演主角,让整部电影预算预算从4000万美元缩减为3200万美元。依旧荣登当时预算最高的欧洲电影之一。

堂吉诃德跨上马鞍,开始他的不寻常冒险⋯⋯

灾难、灾难、灾难

记者曾问泰瑞吉兰在完成一部电影的过程当中他最喜欢哪个部分。他的回答是:「编剧的过程很棒。勘景的阶段也非常美妙,因为你有机会去很多平常不会去的地方。至于拍摄阶段根本是坨大便,完全恶梦一场。」

2000年10月,《杀了堂吉诃德的男人》剧组进入了恶梦般的高潮戏:开拍。

第一天,剧组发现他们的场景居然在一个西班牙军事基地旁,一整天战斗机不断呼啸而过,根本无法收音。同时,饰演堂吉诃德的男主角尚侯谢弗(Jean Rochefort)一上马拍摄就开始背痛。

第二天,强尼戴普才準备上工,天上降下大水,淹没整个场景。

第三天,剧组开始灾后复原,刷洗盖满黄泥的景片,重建场景。

第四天,想尽办法恢复拍摄的导演发现大雨后的地貌甚至已经不连戏,因为土的颜色都不一样了。

第五天,男主角尚侯谢弗已经病到需要好几个人扶他上马,助导不得不告诉导演说他不能再让那个重病的老人工作了。

第六天,尚侯谢弗被送往巴黎就医,诊断出椎间盘突出以及疝气引发的摄护腺感染。剧组正式停工。

最后,承揽剧组完工保险的保险公司认定尚侯谢弗短期内不可能回到岗位,另一位主角强尼戴普的档期又无法久等,决定快刀斩乱麻,出手喊停整个拍摄计画。

保险公司理赔了1500万美元给投资人,而包含剧本在内的相关权利移转给保险公司。结案。

「救命吶!唐吉诃德」塑造影史奇谭

因为经常和片商发生纠纷,泰瑞吉兰有习惯请人侧拍他的工作过程,以便留下纪录。

这回负责侧拍的团队完整记录下胎死腹中的《杀了堂吉诃德的男人》史诗般的製作灾难。最后电影难产了,侧拍反而变成非常有话题性的纪录片在戏院上映,让这部不存在的《堂吉诃德》电影成为电影史的一页传奇。

这部名为《救命吶!唐吉诃德》(Lost in La Mancha)的纪录片最美妙之处是,虽然本质上是一场不幸的灾难,但却仍有几分喜剧的色彩。看着泰瑞吉兰如何在一次又一次噩耗中重拾希望、继续战斗,本身就是一个美妙又荒谬的历程。

「一旦你的电影开拍,就等于有上百个人在西班牙的拍摄现场等着开工。」他在纪录片中说道。「你必须虚构出一种无论如何电影一定会拍完的气氛。你必须让他们衷心相信这件事!」

《救命吶!唐吉诃德》一方面让整场灾难变成娱乐圈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一方面也其实也让不死心的泰瑞吉兰得到更多注意而有机会拯救这个难产的电影

着名的讽刺网站The Onion还为此发了一个假新闻来大开泰瑞吉兰玩笑,宣称泰瑞吉兰筹备的一场BBQ派对因为筹备期间的各种灾难而宣布无限期延后。

从着名喜剧团体「蒙地蟒蛇」(Monty Python)出身的泰瑞吉兰当然也没放过机会自嘲。

2006年,他开始跟保险公司展开冗长谈判、试图讨回剧本版权以便另起炉灶的同时,他还搞了一回热热闹闹的快闪活动,自己一个人跑去《每日秀》(The Daily Show)摄影棚外,对着排队进场的观众举牌募款。

他的牌子上写着:「无製片厂可归的电影工作者,需要养家活口,愿意执导任何东西交换食物(studio-less filmmaker, family to support, will direct for food)。」

多灾多难多欢乐的圣杯历险

泰瑞吉兰自己曾拍过两部跟找寻圣杯有关的电影,分别是《蒙地蟒蛇:圣杯传奇》(Monty Python and the Holy Grail)以及《奇幻城市》(The Fisher King)。而他长达二十年试图拍摄堂吉诃德电影的历程,也是一场漫长而未知的圣杯找寻历程。

事实上他根本就把自己的圣杯历险一点一点地变成堂吉诃德剧本的一部份。

2000年开拍的版本中,主角是一个21世纪的广告导演穿越时空回到17世纪的西班牙。随着计画一次一次搁浅,他已经将主角改写成一个电影导演。时空旅行也不复存在,这次主角将回到自己学生时代拍摄毕业作品的现场。那个毕业作品的名字就叫做《堂吉诃德》。

2010年终于搞定版权的泰瑞吉兰宣布新的男主角劳勃杜瓦(Robert Duvall)以及伊旺麦奎格(Ewan McGregor)。但资金仍然没办法搞定。

2014年泰瑞吉兰再次宣布计画起死回生,并公布了令人流口水的美术概念图。「究竟我们能不能让这该死的东西跨上马鞍再次跑起来呢?期待这次会有壮士英勇捐躯!请不要转台,随时注意新消息。」他在社交媒体上说。

2015年泰瑞吉兰终于募到钱了!趁着串流媒体崛起的热潮,《杀了堂吉诃德的男人》得到亚马逊(Amazon)的资金投入,终于要开拍。结果偏偏这时候扮演堂吉诃德的男主角约翰赫特(John Hurt)突然诊断出罹癌,不得不临时退出剧组。

《杀了堂吉诃德的男人》再度停摆。

我的天!《堂吉诃德》真的要开拍了

「《堂吉诃德》这个案子一直让我对未来有所期待。」泰瑞吉兰说:「也许现在我最大的恐惧应该是万一我真的拍完了怎幺办。」

2016年的坎城影展上,泰瑞吉兰举办了一次记者会宣布《杀了堂吉诃德的男人》新的卡司、资金通通到位,马上就要开拍,并预计可以赶上明年《堂吉诃德》作者塞凡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逝世400週年上映。

昨天,泰瑞吉兰在自己的Facebook上张贴了一张他站在一个到处都是瀑布的山洞里的神秘照片,并说明他消失了一阵子,是因为他已经在西班牙为《杀了堂吉诃德的男人》勘景。照片瞬间在网路传开,截至目前为止已经获得1.5万个讚,因为这则Facebook动态意味着:二十年的多灾多难之后,《杀了堂吉诃德的男人》真的要开拍了!

泰瑞吉兰曾这幺形容自己跟这个案子之间着魔一般的关係:

「有些事物就是会让人疯魔。这些年来我就像被这个魔鬼般的案子附身一样。堂吉诃德的本质就是他跟『现实世界』的对抗,他不断试着跳过现实世界的事物本质、以他自己的诠释方式来阐述事物。某种程度上,这部电影根本就是这个案子本身的自传。」

英语中有个自《堂吉诃德》(Don Quixote)衍生的形容词叫做Quixotic,意指不切实际的、异想天开的。

2017年,泰瑞吉兰终于可以準备删去待办事项清单中已经摆了20年、不切实际的、异想天开的这一项待办事项。

圣杯,眼看就要入手。

延伸阅读泰瑞吉兰受诅咒的计画清单:Dreams: Terry Gilliam's Unresolved Projects泰瑞吉兰在坎城宣布终于要开拍了:Gilliam resurrects Quixote ‘nightmare’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